施工创造沈阳桥梁架设奇迹

浑南大道快速路隧道正式通车

二环功能性“南移”基本实现

来源:沈阳日报 2020-12-28 09:22

  浑南大道快速路

  全长约10.7公里

  东西两段隧道全长2675米

  隧道结构设计

  使用年限100年

  建筑大学到

  胜利大街只用10分钟

  浑南大道快速路全长约10.7公里,今年9月底,该快速路桥梁段全线通车。时隔不足3个月,全长2675米的东西两段隧道也在25日正式通车。

  25日,记者以时速60公里的速度对快速路进行“试驾”体验,从建筑大学到胜利大街浑南大道路口,只用10分钟就能到达。更令人惊叹的是,记者从浑南区彩霞街出发,一路经浑南大道快速路、五爱隧道、南北快速路,最终抵达沈阳北站,仅用时15分钟。沈阳的城市核心区段已达到国际先进城市的“30分钟”生活圈标准。

  隧道与青年大街全面衔接

  浑南大道快速路隧道一共分两段,东段起点位于青年大街,终至富民街,隧道全长1650米;西段隧道起点位于彩霞街,终至青年大街,隧道全长1025米。两段隧道跨青年大街采用钢箱梁桥梁连通。两段隧道都是机动车双向六车道,分两个隧道洞,每洞三条同向车道,是目前东北地区最宽的快速路隧道。

  在此处建设沈阳最宽的隧道,是面向现实以及未来的需求。奥体商圈作为浑南区最大的商圈,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已颇具规模;大量年轻人涌入浑南区,对便捷交通的需求很强烈。

  市城乡建设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相比建隧道,高架桥建设周期短、造价又相对较低,但考虑到城市形象和市民生活等因素,浑南大道快速路建设方案几易其稿,最终还是选择建设隧道。隧道结构设计使用年限100年,安全等级为一级。

  浑南大道快速路的全线贯通分解了青年大街的通行压力。沈阳市PPP项目沈阳公路项目经理部总经理任勇告诉记者,浑南大道快速路两段隧道垂直于青年大街两侧,通过青年大街跨线桥联通,再建两条匝道与青年大街互通,形成“弓”字形道路格局,将青年大街纳入快速路系统的同时,实现往来车辆与青年大街无信号、无障碍交通的快速转换,为地面道路流量趋于饱和的奥体中心区域增加一条地下快速通道。

  记者在体验中发现,走行浑南大道东段隧道向西行驶的车辆可通过新建匝道直接右转向北进入主城区,也可通过隧道匝道上行至地面再经过既有匝道沿青年大街向南去往机场方向;走行浑南大道西段隧道向东行驶的车辆可通过新建匝道直接右转向南开往机场方向,也可通过隧道匝道上行至地面再经过既有匝道沿青年大街向北进入主城区。

  隧道入口路面穿上“暖宝”

  浑南大道快速路隧道内的装修工程,所有选用的设备均为国内外知名一线品牌。隧道装饰采用人工合成瓷砖作为外挂材料,顶棚和侧墙也分别采用硅酸钙防火板、金属釉面英石板阻燃材料,路面采用阻燃沥青,可以说隧道内均采用阻燃材料,大大提高了安全系数。同时,隧道还采取智能化管理,监控系统全部采用高清可检测摄像头,可以对隧道内事故,火灾等突发情况进行自动分析,最大程度保障车辆的顺利通行。

  值得一提的是,为消除冰雪条件下道路行车的安全隐患,隧道出入口处的沥青路面摊铺中,添加了高性能复合防冰融雪添加剂,相当于给沥青路面穿上了“暖宝”。冬季降中小雪时,路面可主动性融雪不产生积水结冰;降大雪暴雪,路面不粘冰易于清除。此外,防冰融雪添加剂对道路、桥梁的主体结构及周边的植被、土壤、水源都不会造成破坏。

  解决隧道建设重重难题

  隧道建设,是浑南大道快速路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工程。在西段隧道施工中,有240米长的隧道与沈阳地铁9号线运行线路垂直,隧道下部结构与地铁隧道上部最近距离仅有7米。如果隧道全线开挖将会造成地铁隧道结构上浮,上浮量达到6毫米,就会导致地铁停运。沈阳快速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施工过程中除了采用自动化监控设备对地铁上浮参数进行实时监控外,还对隧道间土体进行建模及专家论证。而在东段隧道,面临的则是与有轨电车并行的施工难题。东段隧道在富民街附近与有轨电车5号线有大约400米的斜交并行段,隧道的双洞分别位于有轨电车轨基的两侧,围护桩桩基距离轨基只有30厘米,为了确保有轨电车轨基不受影响,施工单位在两者之间竖起了防护网。

  东西两段隧道通过一座节点桥横跨青年大街实现快速联通。“这座节点桥因为要横跨青年大街,在不设置桥墩的情况下,单跨要达到68米。”东段隧道中铁一局项目经理黄敬涛告诉记者,为了确保青年大街白天车辆正常通行,施工方选择在23时至次日5时时间段,进行吊装与焊接,仅仅用了10个夜晚便完成了节点桥的施工,创造了沈阳市桥梁架设的奇迹。

  二环南移基本实现

  浑南大道建设快速路概念,最早出现在2011—2020沈阳第四轮城市总体规划之中。2017年,《沈阳振兴发展战略规划》发布,浑南大道的快速路化便正式进入准备阶段。沈阳在西部启动了建设胜利大街快速路和沈辽路、南阳湖街节点互通工程,东部则开始打造东一环快速路和长青街快速路,而几条快速路均与浑南大道接驳。“这些改造建设都是在为浑南大道快速路建设进行铺垫,最终实现‘二环南移’的目标。”市城乡建设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

  近些年来,沈阳虽然通过建设快速路大大缓解老城区交通拥堵现状,但却并没有很好地抑制城市的“潮汐现象”。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是南二环功能的缺失。市交通规划设计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南二环通行能力已经基本饱和。南二环与南京街、阳光路节点缺少环间快速放射线,而且现在这个堵点各方向仅有一条放射性快速路与二环衔接。不仅是阳光路,在二环沿线的长青街、富民街、青年大街等处由于信号灯较多,且沿线单位开口密集。在高峰时,二环上下口很容易形成堵点。在这种情况下,沈阳接连建设胜利大街、沈辽路、南阳湖街节点互通及东一环、长青街等快速路,并最终与浑南大道快速路形成崭新“二环”。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主任记者 于海

编辑:js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